□劉昌海
  拜見準岳母,既沒有被問房產,也沒有被問收入,唯一的要求是讓自己讀完一柜子書。祝先生第一次去岳母家,老人指著書櫃說:“這就是我們留給你們的‘財產’,女兒以後嫁給你,有房有車更好,沒有也不強求,但我的要求就是,這一柜子書,你和雙雙全部要讀完。”如此特別的岳母,讓祝先生頗為感慨。(1月9日《楚天都市報》)
  俗話說“知書達理”,難怪祝先生覺得準岳母“為人隨和”,容易相處。有母如此,相信其女兒也差不到哪裡去。說句晚上回家可能跪搓板的話,真的希望當年自己也能碰到這樣一位岳母。
  這幾年,“國民媳婦”、“國民老公”、“國民岳父”、“國民岳母”你方唱罷我登場,但說實話,到目前為止,還沒有哪位“國民岳母”像這位一樣卓爾不群。毫不誇張地說,要求“讀完一柜子書”的岳母才稱得上是真正的“國民岳母”,能娶到她培養出來的女兒,是一個男人一生的福氣。
  在生活中,很多母親為了讓女兒婚後的生活在物質上更充裕一些,想盡辦法榨乾男方的一切油水。為此,棒打鴛鴦的有之,和未來的親家反目的有之,把女婿逼得走上邪路的亦有之。不看車子,不看房子,只希望將來小兩口多讀書,絕不是滿身銅臭的暴發戶可以同日而語,也不是斤斤計較的小市民所能理解。
  據說,這老兩口都是大學教授,可見,就算在教授被稱為“叫獸”的當下,在我們的知識分子中間,其實也存在著堅守底線,固守清貧,把精神看得比物質更重要的文人。這些人,才是知識分子的骨頭,他們的存在,讓我們看到“教授”兩個字的時候,比以前更多了一些敬意。
  我們總是說“腹有詩書氣自華”,讀書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氣質,也可以改變一個民族的整體面貌,甚至一個國家的發展後勁。但遺憾的是,閱讀的習慣已經離現代人漸行漸遠。有調查顯示,中國人均每天讀書不足15分鐘,人均閱讀量只有日本的幾十分之一。我們比人家落後的,真的不只是人均的經濟指標。
  愛女兒,就給她找一個愛看書的老公。真的希望,這能夠成為天底下所有岳母的共同要求。讓我們的國家多一些靜下心來讀書的人,多一些靜下心來讀書的家庭,多一些要求孩子靜下心來讀書的父母,我們的精神可能更充實,我們的社會也會少一些浮躁。
  劉昌海  (原標題:要求“讀完一柜子書”的岳母才是“國民岳母”)
創作者介紹

judo

humn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